武汉一社区启动暖心公益行动:每家一勺米 拉近邻里心
2019-06-20 08:57:00
 

  “你好,我是您的邻居,希望在您家能募集到一勺米……”面对这样的诉求,你会如何应对?

  18日上午,武汉市武昌区中南路街涂家岭社区发起了这样一个公益行动,9位居民分成三组,共敲开30户陌生邻居的家门,每家募集一勺米。这让街坊收获惊喜的同时,更感叹邻里情谊的珍贵。

志愿者和部分捐米居民在米箱前合影

  敲开陌生邻居家门

  志愿者只为募集一勺米

  涂家岭社区是个老旧社区,人口流动大,租户较多。社区书记熊琳莉常常有这样的感叹:社区组织活动,一些居民们很难主动聚到一起,给社区的工作开展带来困难。

  如何加强街坊们之间的融合与交往?社区决定开展“一勺米”公益传播挑战活动,要求志愿者走进10户陌生居民家中分别募集一勺米,并和户主合影留存,发动其到社区参加公益惠民活动。

  9位在社区居住时间相对较长的居民自告奋勇接受挑战。前日上午10时许,他们分成三组,带着米袋走向陌生的楼栋敲门。

  记者跟随居民童丽鸣的团队,一起走向社区内的银海花园。在一楼二楼敲门未果的情况下,几人爬上三楼,一位年轻的妈妈打开房门。童丽鸣热情地指了指贴在自己手臂上的贴画,上面“你好,邻居”的字样特别显眼。

  在听到来意后,女住户眼中的警惕瞬间消除,她迅速将大家请进家中,并盛来满满一勺米倒进志愿者的袋中,“不够再来盛。”她欣然和大家一起合影,还当众发朋友圈:参加社区的公益活动,很高兴很感动。“社区平常有很多活动,欢迎你多来参加,大家住在一个小区就是一家人。”在攀谈中,童丽鸣得知这位年轻妈妈会画画,高兴地说,“马上社区就有暑期托管班了,邀请你来社区当志愿者辅导孩子们。”女子欣然答应并留下电话。

  在顺利“拿下”第一户陌生居民后,大家越“战”越勇,依次走进不同楼栋单元。在不到40分钟的时间里,顺利敲开了10户居民的房门,募集到了一袋子大米,也定格了10个温馨感人的瞬间。

小姑娘将米倒进志愿者的口袋

  没有一户居民拒绝

  一下子拉近了邻里关系

  这趟不到40分钟的体验,让童丽鸣和同伴收获的不仅仅是一袋大米,更是对可爱的邻居们的信任和理解。“其实街坊们都蛮好客的,之前也许是互不了解,所以大家并不交际。通过这个活动,大家一下就有了很多共同语言。”

  志愿者方满星说,敲门募集的过程,其实比自己想象中要更容易。“虽然大多数陌生邻居开门瞬间,都或多或少有疑惑和戒备,但当我们热情讲清事实后,大家普遍表示支持,没有一户拒绝。”她说很多瞬间让自己感动,特别是一位八旬婆婆在得知这是公益活动后,不仅要求多加米,还带着志愿者找到隔壁的邻居,动员他也支持公益。

  志愿者余秋蓉团队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完成任务回到出发点,她说自己在新邻居们家中多坐了会。“刚开始,我还有点不好意思敲陌生居民家的门。门开后,没想到大家的反应会这么热情,一下子让我忐忑的心放松了许多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认识了很多新邻居。”

  余秋蓉说,有些居民她平时也偶尔见过,但几乎没打过招呼,“现在突然开口说‘你好’,发现没那么难,感觉一下子拉近了关系。”他们在一位70多岁的老人家中募集到一勺米后,老人再三留他们多坐一会儿,并端出水果请大家吃。攀谈中得知其子女不在身边,老人腿脚又不便,余秋蓉提出定期上门探望,帮助解决生活实际困难。

  活动结束后,余秋蓉打开手机,依次翻看一张张照片,和记者分享着每一张照片背后的故事,嘴角边依然挂满微笑。她说,她留下了大部分捐米居民的电话,方便以后联系。

  

志愿者将募来的米倒进米箱

  计划扩大活动规模

  将熬粥为困难居民解暑

  “第一次与邻居合作参加活动,敲开陌生邻居家门,大家之间的关系近了,很有意义。”第三组的志愿者王师傅显得特别高兴,“通过这次活动,我还结识了一位老乡。”她说,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此——参与公益还能找到知己,收获了意想不到的惊喜。“最重要的是认识了邻居,共同参与公益。”居民胡女士在捐出米后,还跟着志愿者一起把大米送到社区。她说,自己确实很少参加社区活动,认识的邻居也很少,有时候连找个帮忙拿快递的街坊都找不到,“不是我不想走近大家,而是我拉不下面子。”面对这样的解释,志愿者童丽鸣和她互加微信,“以后社区有活动,我就通知你来参加,你就跟着我一起玩。”

  涂家岭社区书记熊琳莉表示,“一勺米”公益活动既让居民加深了解加强融合,同时也是激发更多社区居民参与公益活动,传扬互助精神。社区接下来会持续扩大该活动的规模,让居民之间越来越熟悉。

  活动一共募集到了近10斤凝结居民情谊的大米,社区会贮存下来。“在酷暑时期,我们将募集‘百家米’,再买一些绿豆和冰糖,组织居民来社区熬制绿豆粥,送给辖区困难居民消暑。那个时候,我想大家又会增加一些新邻居好伙伴。”熊琳莉说。(楚天都市报记者李庆 实习生刘馨雨)

来源:湖北文明网    责任编辑:李欢 张殊凡